柴春泽国际联盟网站 柴春泽联盟二号网站 赤峰远程教育网 中国知青村 天津知青交流平台 赤峰电大校友网 玉田皋网站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赤峰召庙旅游网
刘贵赓 马师傅风流小传

知青视频  加入时间:2010/3/26 22:52:34     点击:1313

马师傅风流小传

 

马师傅好色都出了名啦!有例为证:

例一:

有一次车都走了20多公里了,他给我打电话,说刘总我感冒了不能去了。

我说不能去你就回去休息吧,正好车上还有两个司机。回去好好输输液,发发汗就好了!

他说谢谢。

车回来后,我问那两个师傅马师傅病的严重不?那两个师傅互相瞅着坏笑。我狐疑地看着他俩。

那个小个薛师傅说:有啥病?性病!在车上都挂了好几天吊瓶了,这次是实在受不了啦,才向你请的假!

性病?我愣住了。

例二:

马师傅病了以后,有挺长一段时间没上班,车上就剩下薛师傅和王师傅两个人。一天晚上,两人来到他们经常休息的那家叫四季香的小旅店。薛师傅和那个叫小叶的小姐闲唠。唠着唠着自然就唠到马师傅。薛师傅和马师傅有些不对付,他对马师傅那种色劲相当地反感。当小姐向薛师傅打听马师傅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来了时,薛师傅长叹一声,说:死了!

小姐惊愕地说:别开玩笑,好好的咒人家死干啥?

薛师傅认真地说:真的死了,心梗,不信你问王师傅!

王师傅小脸绷得铁青,说:是的。

只见小姐大叫一声,缺德鬼呀,你可真坑人啊!

薛师傅说,人家死了咋坑着你了?又没吃你没喝你。

小姐说他欠我钱呢!

薛师傅说不可能,马师傅挺大个老爷们,怎么会欠你的钱呢?薛师傅连连摇头,做不信状。

你不信我去给你拿!说着小姐一阵风似的拿来一张欠条,上面写着欠人民币50元,下面写着马师傅的签名。

薛师傅说我去朝他老婆给你要回来!只是我不知道他干啥就朝你借钱了呢?薛师傅装傻充愣。

小姐说干啥你会不知道,你可别装了。条子给你了,要回来咱俩一人一半,要不回来哥们就算给他送纸钱了!说完,扭着小屁股去招呼客人去了。

薛师傅回来以后赶紧把条子递给我,说:上次我们说他嫖娼得性病,你还不太信呢,看看,他还欠人小姐服务费钱呢,让我们给她要呢!

我无语。

例三:

马师傅好了以后接着开车,这天薛师傅有事休息,我正好到鞍山去看看市场行情,这样王师傅马师傅和我三人直奔鞍山。

到了四季香,马师傅说咱们下去吃点饭吧。

我说好。

一个矮丑的老女人迎了出来。后面跟着好多打扮的很妖娆的姑娘。

马师傅告诉我这是老板娘,又对老板娘介绍说这是我们刘总,好好给安排安排,以后我们的车就都在你们这儿定点了。

老板娘把我热情地迎到屋内,指了指一个白脸的胖姑娘说:你看这个咋样?

我说不好,太胖。

这个是新来的学生,咋样?

太瘦。

你跟我来!

只见老板娘打开立柜门,把我请进了一间密室,指着一个躺在床上的小姑娘说,这个姑娘才18岁,刚到,是个处女,她家太困难,5000块就行。

我说贵。扭头就走。

3000块也行。老板娘还在后面喊。

我跳上车,喊了一声到鞍山吃去!

车缓缓地向前驶去,回头看见老板娘还站在门口,小店门脸上四季香三个霓虹灯大字非常醒目,门口那几个穿得花枝招展的小姐在向我们招手、呼喊。她们可能感到奇怪,这台车这次怎么了?为啥走了呢?

沿途小店都有漂亮的小姐向我们招手致意。

到了鞍山,王师傅点了几个菜,又整了几瓶啤酒,王师傅和我吃得津津有味,马师傅却味同嚼蜡,不太吱声。

我说马师傅这一路累够呛,一会儿吃完饭早点休息吧!

王师傅说咱们这菜不太适合马师傅的胃口。说着呵呵乐了。

马师傅说别扯犊子,我这会儿不太饿!

第二天,我看完了市场行情后装了一车货往回赶。王师傅是后半夜开,在卧铺上睡得呼呼的,我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眼皮也直打架。

马师傅劝我说刘总你快睡吧,啥事都没有!

我闭上眼睛昏昏欲睡。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睡觉睡不实诚,一有点风吹草动我就醒了。走了一会我觉得车停了,我抬眼一看,哦,车停在四季香了,只见马师傅轻轻地把车门关上,然后就到四季香里去了。我唉了一声,想起一个名人说过类似的话:人生的关键处只有几步,看你怎么走。那马师傅结婚还不到半年呢,竟这样管不住自己,这样下去能有好结果么?

40分钟后,马师傅出来了,一个小姐把他送出了门外,马师傅和那个小姐相拥而别。车外飘起了雪花,马师傅却脑袋腾腾地冒着热气上了车。我假寐,偶尔还打几声酣。马师傅开着车迎着风雪狂奔。

到大黑山了,我醒了,我不能假寐了,我说上山了,精神点!

马师傅哼哼答应着。

大黑山是辽宁和内蒙的交界处,全是盘山道,山下是万丈深渊,只要车掉下去,肯定车毁人亡,就算侥幸没摔死,也得被山上的野狼吃掉。我精神高度集中,并且不停地薅自己的头发,两眼注视着前方。突然,我发现车头越来越靠边了,我以为这是正常的靠边,因为是盘山道,不停地拐弯。不好,再有一尺就要掉下去了!

我大吼一声:要掉下去了!赶紧把方向盘打了回来。

马师傅一惊,说他刚才不知道为什么,也就一秒钟的时间,他竟睡着了!

我说你下车!咱俩换一下!

我开着车翻过了大黑山。

一路无话。

回来后,马师傅说不知咋回事,那一功夫咋就要睡过去了呢?

我说我知道。你和那个小姐缠绵的过了头,你自然没有了精力开车了,这次是有惊无险,下次你再去找那个小姐,我劝你还是不要再从事这项工作了,哪儿天把命搭上。

刘总这是哪儿的话?我啥时去找小姐来?

四季香。你10 40在那儿停的车,1122开的车。你和那小姐吻别时天上还飘着雪花,而你的头上却冒着热气。

你,你不是睡得打呼噜吗?

我要真睡得打呼噜,咱们就不能在这说话了!

例四:

马师傅辞职了,到另一家公司去开车去了,据说那家公司很人性化,找小姐公司给报销。

例五:马师傅到了那家公司以后,感情更是放纵。后来听说他和一个小姐有了感情,有了感情自然就有了承诺,激情燃烧时候的承诺没能兑现,小姐大怒,情急之下捏坏了他那耀武扬威的东西,使他失去了男性应有的功能,他老婆也和他离了婚。

他现在在街里蹬祥子车呢,遇见熟人就低头装看不见。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赤峰知青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赤峰峰之泰商贸有限公司 0476-588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