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春泽国际联盟网站 赤峰新港京华网络联盟 赤峰远程教育网 中国知青村 天津知青交流平台 春泽学习网 玉田皋网站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赤峰召庙旅游网
生日

知青博物馆  加入时间:2013/7/29 20:28:55  原作  点击:565

作者:石  蔷

总想写点什么来怀念那段尘封的往事,但每次铺好了纸,却又无从下笔。五年的知青生活里,包含着太多太多的故事,想来想去,还是写一段生日的回忆吧。

一九七零年八月二十七日,我到新民县新农村公社照星台大队插队,被分到第三小队。队长姓尚,是一个回乡知青,他对我们特别呵护。

九月一日,队里安排我们参加劳动,那天,恰巧是我十六岁生日。我觉得这一天很有意义。从早晨起来我就激动地想,今天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怎么庆祝呢?我心里打好了主意:晚上收工,先到代销点买两块月饼,另外,再写一篇成人宣言的日记。

队长分配我和两个新来的同学,还有一个叫小满的当地女孩,跟着一个农民大叔,到村南的一块坡地给白菜撒化肥。

这是非常轻松的活儿。大叔和小满在前面用锄头在每颗白菜旁掘个小坑,我们三个小知青就在每个坑里放一小把化肥,再用脚把掘出的土拨回坑里轻轻踩上一脚。但就是这个轻松的活,弯下腰、直起来、再弯下腰、在直起来,没过多长时间,我和两个同学就有点晕头转向了。三个人跟不上前面两个人,落了很远的距离,还灌了满鞋的土。小满回头看看我们的狼狈相,便回来帮我们。好不容易到了地头,我们一屁股坐在地上,又捶腰、又砸腿。大叔看着我们说:“你们城里孩子没干过活,悠着点儿,慢慢来。你们先歇着,我和小满再干一个来回。”等到他们再回到地头的时候,大家就该歇气儿了。

歇气儿时,小满和我们闲唠起来,我们这才知道她的年纪和我们一般大。因为农村的孩子念书少,特别是女孩子,大部分都没上过学,上学也就是认识自己的名字,会记个工分就行了,所以她很早就下地干活了。队长今天派她来领我们干活是有意思的。唠了一会儿,我就跟她提起自己今天过生日的事。她听了问我:“吃面条了吗?”我说:“青年点哪有面条啊!”她又问我:“吃鸡蛋了吗?”我说:“鸡蛋也没有。”她便不再问了。下乡四、五天了,兴奋好奇劲儿还没过去,还没来得及想家。一提起鸡蛋我还真就有点想家了。在那个物质极度贫乏的年代,鸡蛋是凭票供应的,平时很难吃到,可能我的身体对蛋白质的需求太强烈了,一直对鸡蛋情有独钟。心想:如果在家我妈一定会给我煮两个鸡蛋的。

晚上,收工回到青年点,一看到夹生的玉米面大饼子和没有油水的茄子汤,我心里酸酸的。虽然肚子很饿,但我也没吃饭,就盼着代销点开门后去买月饼。(代销点白天不开门,为方便社员,晚上收工吃完饭后才开门)。

天黑了,我刚要去代销点,忽然听到有人喊我。我走出门一看是小满。她看见我,一把把我拽到房后没人的地方,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个手帕包塞给我说:“你看是什么?”我一摸热乎乎的。小满说:“收工回家我和我妈说,有个新来的知青今天过生日,我妈寻思了一会,搬出装鸡蛋的葫芦,摸来摸去选了五个最大的鸡蛋,煮熟了让我给你送来,让我告诉你别外道,有事就和我说,千万别想家。”我愣愣地听着小满说话,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小满看着我傻呆呆的样子忙说:“快趁热吃吧,别让人家看见,太少了不够分。”她边说边帮我剥鸡蛋皮,我又饿又谗,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一连吃了三个,才想起来问小满吃过没有,要把剩下的两个推给她。小满咽了下口水说:“这两个你留着吃吧,我得回家了,俺妈寻俺吃饭呢。”说完她急匆匆的走了,我连谢谢的话都没有来得急说,她就走远了。

那时的我,只知道高兴,不知道感动。在我长大成人之后,每当想起这件事,都会令我感动得落泪。要知道当时生产队的工分不值钱,十个工分才值六至七分钱,一个壮劳动力,从春天干到秋天,工分只够两个人的口粮钱,家里的油、盐、酱、醋、生活日用品等,全靠用几只鸡蛋来换,五个鸡蛋够买五斤盐了,可让我一顿都给吃掉了。

半年后,我离开了照星台,而且再没有回去过,也再没有见到小满。算一算,她现在也该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应该是儿孙满堂了吧!我想她一定和她妈妈一样,是一个慈祥的母亲?姥姥?奶奶?她也许把我忘了,或者忘却了给我送鸡蛋的事儿。可是,我却永远记得我十六岁的生日,记得小满给我送来的五个鸡蛋,记得照星台村那灿烂的晚霞------

作者小传:石  蔷  70届  现任沈阳市癌症康复协会秘书长

电话:13704765925 邮箱:912769722@qq.com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柴春泽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赤峰峰之泰商贸有限公司 0476-5881999 蒙ICP备080003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