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春泽国际联盟网站 柴春泽联盟二号网站 赤峰远程教育网 中国知青村 天津知青交流平台 赤峰电大校友网 玉田皋网站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赤峰召庙旅游网
我的知青岁月

知青博物馆  加入时间:2013/7/29 20:35:00  原作  点击:630

作者:王选珠

一九六八年,我和同学们在解放军委排长的带领下,来到辽宁最西北的革命老区——绥中县王家店公社小香沟生产队。

斗转星移,三十八年过去了,但是,四年如歌的知青生活,却历历在目。每当想起那段难忘的岁月,不禁心潮彭湃、热血沸腾,仿佛又回到那充满激情、欢乐、又有些苦涩的知青岁月。

一 春 天

春天悄悄的来了,小燕子在我们青年点的房檐下做窝,它口里衔着泥,在院子里飞来飞去。我的满眼碧绿盈盈,小草绿了,小树长出了嫩绿的叶片。门前的小河也绿了,苍郁的树、长满绿苔的石头,在小河里投下了绿油油的倒影。

我们迎着明媚的朝霞,在散发着泥土芳香的大地上开始春播了。看着经过雨水浇灌的小苗一天天长高。队长带着我们来拔草,不然草和小苗争肥、争水,影响小苗的生长。

来到地头,队长说:“白根的是谷子,红根的是莠子。好!大家开始干活。”我们几个知青不唠家常,干的快,一会儿就转到山的那边去了。到地头一看,哇!这里莠子太多了,白根的谷子太少太少了。我们大把大把的把红根的拔掉,只留下寥寥无几的白根谷子。

太阳火辣辣的照着我的脊梁,汗水在脸上滚来滚去,我顾不上擦,只顾一个劲地拔呀拔呀。心里还直纳闷,一样种的地,这块地草这样多呢?

队长带着大帮妇女过来了,一看我们拔的草,他大声喊:“青年们!你们拔错了,别拔了!你们把谷子拔掉了,而把莠子留下了!”“啊?!”我们说:“红根不是草吗?”队长说:“这块地是粘谷,粘谷是红根,这块地白根是草,也怪我,忘了告诉你们”。

干了半天白干了,我们都感到十分内疚。自以为干的快,队长能表扬我们呢?这可怎么办?队长说:“季节不等人,可以在拔掉粘谷的这块地里栽地瓜秧,还能赶上秋收,不然这块地就白瞎了。”

这件事使我深受教育,我觉得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动动脑子,多问为什么?不懂就学,不要自作聪明。在以后的劳动过程中,我虚心向老农学习,终于掌握了二十四节气应干的农活。例如清明种蒜,头伏种萝卜,二伏种白菜,三伏里种荞麦;各种瓜类要掐蔓;秋天在场院里扬场,簸簸萁等等。这些技术性很强的农活是在城里永远也学不到的。

二   夏  天

大山里的夏天可真美呀,望一眼都要心醉。山坡上,开满了野花;蝴蝶在花丛中飞舞;小溪边青蛙在蹦蹦跳跳;柳树上鸟儿和知了在歌唱。我边干活,边欣赏大自然的美景。

突然,老天发怒了,乌云密布,豆大的雨点倾盆而下。

队长带着我们顶着大雨往回跑,因为队部院里还晒着许多苞米。人们七手八脚地把苞米搬进队部屋里。我一看,大家都成了泥人,汗水、雨水、泥水和在一起。队长让我们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第二天,我起不来了。只觉得头昏脑涨,嗓子痛的连水都咽不下,身上烧的滚烫滚烫的,扁桃体发炎了。一个人躺在炕上暗自掉眼泪。回想着在家里有病的时候,妈妈的抚摸,爸爸问寒问暖,又是汤又是药的,可是现在------。想着想着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觉得有只干瘦的手在摸我的头。我睁眼一看,原来是郭大娘。她说:“你没去干活,她们说你被雨淋病了,我给你擀了面条,你快趁热吃吧”。我坐起来,用双手接过面条碗的那一刻,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下来。回想起头两天队里开批判会,我在会上批判她公公和她丈夫业余时间搞副业,是搞资本主义,挖社会主义墙角”。可郭大娘在我最需要照顾的时候,不记前嫌,给了我无私的关爱,郭大娘宽大的胸怀深深地打动了我,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一次小小的感冒,王大妈、许大娘,许友兰、吕志莲妹妹都来安慰我、探望我。一时间,炕上堆满了鸡蛋、红枣,还有豆包。

这就是我的父老乡亲,我永生难忘的亲人。

三  秋  天

秋收的季节到了,我被分到摘苹果小组。

队长领我们上山,我站在半山腰,映入眼帘的,是满山墨绿墨绿的苹果树、梨树、山查树、橡子树,果树的枝头结满了大大小小的果子。有大红的,有黄澄澄的、有紫的、白的。微风吹拂,熟透的果子仿佛在向我们招手,好象在说“快些摘下我们吧”。那些等不及的苹果、山梨落得满地、满山坡,就连山脚下的小河也泡着一些果子。我觉得可惜,赶忙去捡,社员忙说:“别捡了,这落地果太多了,有专人来捡的;落地果是不能卖的,我们是摘苹果的,不是捡果的,捡果的人是老弱病残、干不动重活的人”。

开始摘苹果了,队长让我在树下等着接苹果的小筐。这时有人装满了一小筐就喊“聋子”,有人快步跑过去把苹果筐接过来,同时又挂上空小筐。又有人喊“聋子”,又有人跑过去换下小筐。怎么回事?喊聋子可他们怎么一点也不聋呢?我的好朋友许友兰告诉我,他们把小筐叫笼子,不是聋哑的聋,喊笼子就是小筐里的苹果已经装满了,让树下的人换空筐。啊,原来是这样。当又有人喊“聋子”的时候,我也快步跑上去,接过装得满满的苹果笼子,轻轻地捡到装苹果的花篓里。由于我干活比较认真,又勤快,队长终于批准我上树摘苹果了。

当我登着梯子,爬上苹果树的时候,心里别提有多美了。看着那又红又大的“印度”、“国光”、“大红星”等不同品种的苹果,我想这是全体社员用一年的汗水浇灌的结晶,他们每个人都把苹果看成宝贝,我更要精心爱护,不能让它在我的手里把它摔伤。由于心里高兴,干起活来也格外快捷、利落,一会儿一棵树上的苹果就全部摘下来了。

那年雨水好,没有灾害,是梨果丰收年,一棵树竟摘了二百多斤呢。

休息的时候,队长给我们每个知青发一个又大又红的“大红星”苹果,让我们尝尝,真是别有风味,而他们却吃落地果。我问:“这是为什么?”队长说:“我们要把最好的苹果卖给国家,上等果出口,让世界各国人民都能吃到我们小香沟的苹果。

四 冬 天

夜里静静地下了一场大雪,早晨我费了很大劲才推开门。只见地上、房上一片洁白。树上挂满了雪挂,橡树开了大朵的白花,阳光普照大地,整个世界都是亮晶晶的。被大雪覆盖着的山石,远远望去,有的像只绵羊,有的像只白马,有的像只北极熊。

大山里的冬天是最自在的,没有活儿的妇女们利用这农闲时间纺线、织布、做衣服。男人们编筐、编花耧,为开春种地做准备。

许长荣二叔以前给我们讲过雪天堵獾子的趣事。这次雪下得这么大,真是难得的好机会。我们几个知青一商量,决定找二叔带我们去堵獾子。二叔爽快地答应了。我们按二叔的吩咐去做;我和几个女知青找来干草和辣椒,然后用剪子将辣椒剪碎;男知青找来几条麻袋、火柴、绳子、木棍、铁锹。一切准备完毕,我们跟着二叔上了后山。二叔喝了点酒,身上背着自制的土枪,说是应付随时出现的意外情况。

我们来到一棵古树前,二叔说:“别走了,这里有个洞,准有獾子。”可我们却什么也没看出来。二叔让男知青堵住另外的出口。他带人去察看别的出口。二叔说:“獾子很狡猾,通常准备几个出口,如果有情况,它们随时会逃跑。”

我们几个女知青,在大树旁的洞口处放上干草,冲着洞口点火,再撒上剪碎的辣椒,用衣服往洞里扇风。辣椒经火一烧,冒出烟更呛人了。我被呛的直掉眼泪,不住的咳嗉。

这时候,我听二叔在上边喊:“别熏了!逮着了!”我们几个人赶忙跑过去帮忙。“啊,真肥呀”!獾子在麻袋里上窜下跳,很不情愿被逮着。二叔用绳子扎紧麻袋口,用棍一穿,两个男知青抬着它,高高兴兴地回来了。二叔说:“獾子皮可制笔,它的脂肪炼油可入药,是治疗烫伤、烧伤的好药。”我们村里每家都有二叔给的獾子油。

四年的知青生活结束了,当我被抽调回城的那一刻,青年点的屋里挤满了前来祝福和送行的乡亲们。他们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常回来看看;乡亲们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花生、大枣塞给我,姐妹们把绣的花枕头、花手帕送给我,让我留作纪念;更有要好的姐妹一宿没回家,唠着知心话。

再见了小香沟,再见了我的父老乡亲。

知青生活虽然很艰苦;我曾睡过凉炕,喝过“飞机汤”,夏天房子也漏过雨。出了一年工,连自己的口粮钱也挣不出来。但是,艰苦的生活造就和锻炼了我,我从农民身上,学到了可贵的吃苦耐劳精神,这是用金钱买不到的。这种精神让我受益终身,使我在人生的道路上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困难。无论生活有多大波折,我都会坦然面对,笑看人生------

作者小传:王选珠 一九四八年七月二十七日出生在锦州市。一九六四年考入锦州实验中学。一九六八年随学校到绥中县王家店公社小香沟生产队插队当过记分员、宣传队队员。一九七二年到抽调到东北输油管理局绥中泵站当运行工。一九八七年调往沈阳输油公司工作。一九九七年退休。作者爱好写作偶有作品见报。现在在学绘画。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赤峰知青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赤峰峰之泰商贸有限公司 0476-588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