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春泽国际联盟网站 赤峰新港京华网络联盟 赤峰远程教育网 中国知青村 天津知青交流平台 春泽学习网 玉田皋网站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赤峰召庙旅游网
点赞贾二愣 ——读刘贵赓长篇小说《贾二楞的经商之道》

作品欣赏  加入时间:2015/7/8 17:39:47     点击:368
    点赞贾二愣  ——读刘贵赓长篇小说《贾二楞的经商之道》

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读完了刘贵庚新著的长篇小说《贾二楞的经商之道》,便有了新的感觉,在沉寂了五六年之后,继短篇小说集《还留一手》之后,刘贵庚在文学创作的大道上,又开来了一辆加长加重的大货车,不论重量和长度都超过了以前的两本书,又收获了一车的质高品重的文学重金属。

刘贵庚以贾二楞与祁晶晶的爱情为小说创作的主线,以几近非虚构的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和辣言直语的个性化的叙事方式,为读者成功地塑造了贾二楞——真二嘎,这样一位在波诡云谲的商海中打拼并取得成功的血性男儿的形象。作者身在商海弄潮,又是写的亲历亲为经历,所以许多故事就信手拈来,人物形象也是先在脑海中印象,才在笔下火起来的,像二埋汰、薛科长、薛院长、门卫老吴四、楚老板、封老板、姜大为、张丽丽、章会计、小弟、祁晶晶、廖马列、老连长、扈三屁、……一等人物塑造的活灵活现,读后,就如同在市场上、官场上、酒场上一一见到过一样的熟络,音容笑貌、人情份往、烟火生计、人性善恶、因果报应、心理变态、语调声音……仿佛小城的《官场现形记》与《清明上河图》交织的一部变奏曲。特别是薛院长这个人物,他无耻和下作的程度,是在我以前读过的作品中从未见到过的,为了孩子出国留学请贾二楞伪造股东证明,待孩子出国后,不思报恩,反而以此证明要求分红。这样的寡廉鲜耻,让人愤恨,也让人齿冷,更觉“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反腐战略的英明与实用。更可贵的是作者能在小说的结尾,用贾二楞之口总结出:“我认为所谓经商之道就是做人之道,做不了好人,整天靠嘴皮子山哨,骗完东家骗西家,讲他妈的啥道都是扯淡。”话糙理不糙,就是这段话,把小说的思想境界升华到了一个新高度,至此,作者完成了自己的创作初衷,一个贾二楞,一个经商之道,作者明了,读者也明了。“想做商人的不可不读,已是商人的读了还想读”的预期目的达到了。我们祝贺作者,也感谢作者。

正像作者所言,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有着丰厚的物质条件,保证他的后半生过着高品质的生活,本来不必辛苦劳累地干着文学创作这没有多少利润的活,二十年前,著名作家金河在给我的中短篇小说《那白的粉的花》的序言中,就曾写道“计算投入与产出,也不是什么盈利的生意。”可一颗追求文学的心,让刘贵庚的精神世界区别于众多的商人,他手中有一杆笔,胸中有文墨,经历过的,不但能感悟、能总结,还能以文学的形式提炼升华所有已经逝去的生活,就如赵薇首次执导就大获七亿票房的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金钱留不住逝去的生活,而艺术却可以再现以往的岁月,并留给后人,我在《家乡是座文化城》的电视专题片中写道:一部五千年的文明史,就是一部文化的发展史,历史用岁月塑造了自己,文化用艺术塑造了历史,而留给后人的,是文化塑造的历史。这也就是刘贵庚在小说中感悟的那样“商人要学识渊博,这是犹太人提出的口号,同时也是他们的经商法则……一个文质彬彬的人,和一个粗俗不堪的人分别去谈一单生意,成功的天平肯定会倾向前者。”就这点来说,我们点赞刘贵庚,点赞贾二楞。赤峰文学队伍欢迎刘贵庚这样有文化有创作能力的商人。

刘贵庚创作《贾二楞的经商之道》的速度颇似网络文学,作者也谈到他边写边在博客上一章一章地发表,得到了“五个钻石”级别的点击率,这是很值得点赞的。我国网络文学经过十六年的发端发展,大浪淘沙,已经初具规模,成为我国文学的靓丽风景,成为谁也无法忽视的一个文学存在和文化现象。网络文学作家众多,创作旺盛,出现了一批“大神”、“白金”作家和有着广泛影响力的作品。人们期待和呼唤网络文学高原、高峰的崛起,期待着网络文学大家、大师乃至巨匠的涌现。网络作家的文学自觉和精品意识逐步萌生,开始攀登高原、高峰,网络文学作为文化母本和初始资源的作用更加凸显,与影视、游戏、动漫,开始深度融合,资本和技术强力介入文学网站的分化组合,文学网站多种经营和文学样式多样化初步形成,使网络文学融入社会主流文坛的步伐加快了。以刘贵庚的短篇小说集《还留一手》起,直至长篇小说《贾二楞的经商之道》的上网,我们可以毫无保留说,刘贵庚在网络文学的创作中,已经步入高原,期待着他以更高的文化自觉攀登上网络文学的高峰。

在中国,最伟大的文学传统,就是现实主义。作家的成就和社会认可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对社会现实的关切程度和表现力。但中国文学史上还有一样充满奇崛的幻想、再造一个世界的作品,这些作品笼统地被戴上一个标签——浪漫主义。随着时代的多元化发展,和文学创作手法的多样化,人们也不再把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视为截然不同、非此即彼的创作方法。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不是因为某部长篇小说,是因为他的“魔幻现实主义融合传说、历史与当下”。他的长篇小说《生死疲劳》,把主人公西门闹,被枪毙后转生为“驴折腾、牛犟劲、猪撒欢、狗精神”,以此来与特殊年代扭曲了的人性相比,深刻地批判了把人性变得不如畜生的荒谬的历史时期。

一个作家是否成功,关键就是看他能否对现实社会提出质疑,这一点,莫言是成功的,刘贵庚也是成功的,因为他们都对社会现实提出了质疑。不同的是莫言的创作方法吸收了拉美的魔幻现实主义,而刘贵庚的创作方法还是传统的写实。魔幻现实主义创作方法莫言和贾平凹等一批高手作家都用的得心应手,像莫言的《蛙》、《红树林》,贾平凹的《带灯》、《老生》,但我们赤峰的大多数作家还抱着老传统不觉悟。其实,魔幻现实主义远非远离社会现实的臆想,并没有离开作家所生活的现实世界,描写、表达的仍然是现实世界的政治、社会、历史,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任何一种幻想都不可能离开现实、隐喻、象征、变形、抽象,无论用什么方法去超脱,幻想总是现实的巨大投影。

创作方法是第二位的,创作内容才是第一位的,拥有了第一位,采用了第二位,那这部作品的艺术性就达到了一个高的境界,形式与内容统一了,作品就会呈现出真、善、美的高品质。

 

(作者刘玉琴,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赤峰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电话:13704765925 邮箱:912769722@qq.com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柴春泽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赤峰峰之泰商贸有限公司 0476-5881999 蒙ICP备080003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