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春泽国际联盟网站 赤峰新港京华网络联盟 赤峰远程教育网 中国知青村 天津知青交流平台 春泽学习网 玉田皋网站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赤峰召庙旅游网
知青文学(183)

综合资讯  加入时间:2019/5/6 20:47:14     点击:195

 

       2019.5.4 星期六 知青文学(183)

  南京浦口知青马拉松半程甜蜜健康赛剪影

    作者:人淡如菊 西祠胡同(江苏)
    
从启点开始,鸣枪之后就开始5公里半程马拉松赛进入赛场,场面壮观,场里场外一片欢腾,上面有航拍机拍摄,两边的摄影师长枪短炮无数台,两边的观众手机全部拍起来,在我们十人奔八的年龄真的是一件快事,个个心情都无比的激动,感谢西祠给我们一个做运动员的机会,让我们全程感悟和体会一个真正的运动员的荣耀和艰辛,我们乐在其中!看照片!
 
先上准备照,再上开跑前面的照片,开心的脸上写满了春风,一窝老疯子带二个小疯子,开心到极致!今天的美丽己经到了高标点!
美女们到达终点照片,好威风!
又看到了启点,顺利完成5公里半程马拉松赛!
进入终点后,一路自愿者礼品发不停,并给我们常久的掌声!
最后的冲刺,我喜欢西祠,西祠赢了!
 
                                                 
                                                              荷包飘香
 
 
辽宁抚顺知青暮辞赋退休后学会撰写诗词歌赋,学会乐器演奏、舞蹈表演,还学会了绣荷包,不仅让自己的晚年生活丰富多彩,还凭添了一股馨香。她制作的端午节香
 
包里面,添加的是适合自己身体状况需要的中草药。有白芷、薄荷、香草、佩兰、藿香等。她说,发给你,愿意让朋友们都能自己动手,制作出自己喜欢的香包。让晚
 
年生活更加充实、有益、健康、多姿多彩。
樱桃
作者:蓝天(甘肃)
 
借夏风的手
触摸,轻抚,你
绿色的裙,娇红的脸

用凝眸,仰望
半生的储备,收获
心与心的感动

这憧憬中的,苍凉而怯意的悸动
这炽热中的,梦幻又真实的相逢
请准备好深情的拥抱吧
错过,又是一个轮回

这个季节极不安静
风在诉说雨的故事
而我,还听见
蝴蝶对花的叮咛
 
 
 
美丽的丁香

作者:金淑芳(黑龙江)

五月  北方
天蓝  艳阳
美丽的丁香
你如期而绽
盛开着诱惑
绽放着顽强

我情不自禁的走向你
依偎在你的身旁
感叹你的美丽
痴情你的芬芳

一片片紫色风景
装点着城市风景
一树树圣洁
把春天的美丽绽放

行走在这美妙季节
一份激越的心情
在春风里流淌
在春天的畅享

饱尝这浓浓的春光
感受丁香花的耀眼丽亮
感悟着厚重的璀璨
温存着她的浓情隽永流长

 

                    那个明亮的早晨  

                        文图作者:乱说吧(广东)     

川西北清凉的早晨。一扇老木门吱呀打开,人出来了,迎面是一束明亮的阳光。 秋阳,越过山上的卓克基土司官寨的楼顶,把澄明的光洒满西索民居。景物都如涂上了蛋清,白白亮亮,清爽透明,有光泽。昨天到的时候,已是夜里,什么都沉在黑暗的混沌。一路奔波疲惫,很快就坠入梦里。夜晚,藏乡的山里一切都陌生、神秘和莫测。疲劳不仅是路途的遥远,还有都市里堆集的烦恼和困顿。早晨是美好的。无论你怎样陷入何种噩梦、愕梦、幽梦的梦魇,当阳光从窗口、从打开的门外把清澈的明亮投进来,再回头,昨夜的烦恼无困顿没了踪影。

西索民居,听不出是个藏寨,像个欧洲小镇的名字。它恰好在梭磨河和西索河交汇处,马尔康至成都、小金两条公路的交叉点,就是旅途中合适歇脚的驿站。

 

这是一个小村,是加绒藏族的石头村寨。加绒藏族,跟其它的藏族不完全一样,从语言到服饰,甚至到外形都不太一样,女人头上的帕子类似彝族,居住川西的甘孜、阿坝,是藏族里特殊的一支。

 

太阳一出,早晨的秋凉就被明亮的阳光融暖了。照亮人的还有藏

民淳朴的笑,暖阳一般。济慈说,“我只想要,比明亮更明亮的字眼,比美好更美好的语句。”这明亮就有了诗情。

 

走出石头房的红木门,穿过铺着石板的巷子。巷口的丹达轮寺旁,翻着白浪的河水挺急。石桥一过,东边就是鹧鸪山,山上的卓克基土司官寨在逆光的阴影中显得庄重、冷峻,还有些孤单。

白云鲤鱼鳞片一样规律在天上撒开,透过云,射出耶酥光,特别耀眼。

   

西边的寨子沐浴在阳光里。白色的石屋沿着河边向山上排列。河边有路、桥,还有一排白色的佛塔。沿街的房子最抢眼是红色的喇嘛寺。这个古老的寨子的形态像是设计师整体设计的现代作品,西索民居充满画意。

   

山坡的格桑花正艳,树还浓绿。喇嘛寺的门和民居的窗台都是五彩的。路边的苹果快熟了。黑牦牛一声不响地嗮着太阳。最新鲜的颜色,是家家阳台堆放的新玉米。收割后的寨子,静得只有细碎的流水声和啾啾鸟鸣。再细听,可能听到阳光在草地上一寸寸地爬动声。

夜晚的明亮是火塘里的炭。熹微的明亮是河水的波。早上的明亮是满眼的阳光。“古典诗的明亮,可以洗清内心的黑暗。”这句诗人说的话从脑子里跳出来。这是茶马古道上有诗意的寨子,适合闲庭信步地读。或停顿下来,坐在充满阳光的院子里,倒上一杯普洱,慢慢品。如此这样,就会发现那些过往的烦恼都变得不那么重要。

     

昨天路上,遇到围坐在草地的人。在满地暖阳的田野里,人和景非常和谐,很有画面感。金黄色白杨树荫下的是一个建筑工程队,有长者和年轻人,长者是父辈,年轻的是兄弟们。他们喝着酥油茶和可乐,吃着生牛肉还有点心,喝高兴了,唱起了藏歌。相距几十米还有一群小喇嘛,干脆坐在阳光下,红袈裟和绿草地很炫目。他们欢笑地围坐在草地上,中间有一个大录音机,放着欢快的音乐,嘻嘻哈哈,像一群郊游的中学生,没有寺庙里的约束,全然一幅快乐的风俗年画。这天是休息日,他们放下劳作和祈祷,来享受这秋天明亮的阳光和快乐。

   

晒着秋日暖阳,远离嘈杂喧嚣,看着白云远去,看着树影爬动,难得浮生有日快乐悠闲。

诗情画意的地方真可以悠闲地读诗,有人说领袖也在这里读过书呢。

     

卓克基土司官寨是十八世纪的古老建筑。当年红军长征翻过梦笔雪山,击败游击司令土司索观瀛,红军首脑机关住进土司寨。寨子雕楼建筑奇特和藏汉文典籍藏书众多,让毛泽东击股而叹:“这个城堡应该是我们在长征途中见到的最有特色的建筑了。”一路征战,烽火销烟,血雨腥风,难得见到如此美丽和平的景色。红军停留一周,领袖们通宵讨论了民族地区的问题,通过了《告康藏西番民众书》。当暖暖的阳光从窗子照进雕楼,古屋里一片明亮,毛泽东情不自禁又翻开石桌上的《三国演义》。这段征战中的浪漫,至今仍有后人追忆。西索民居房东家的墙上挂着崔永元带着一伙年轻人沿着长征路走到西索村寨的留影。西索民居的早晨,宁静,惬意,很享受。太阳升高了,背着背篓的大姐走过,巷子里又静悄悄的。山上格桑花和家民宿窗台上的野菊花盛开着。寨子里的一切都铺在明亮的阳光下。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1975年4月2日 晚
今晚,在我国驻日本大使馆会议室召开110多人参加的报告会,请中国访日青年代表团的赵俊祯、于秋云、金桂仙、柴春泽4名团员做报告。
使馆同志首先领我们参观并介绍大使馆情况。与其说是我们为使馆人员做报告,倒不如说使馆同志的介绍使我们先受到了不少的教育。以前,我以为驻外国的大使馆,也就是十几个人,也不会有更多的机构,实地一看和想像的完全不同。
这里是各国使馆区。我国使馆是原国民党政府的驻日本使馆。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后,1973年2月4日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正式建馆,高大的外墙门旁悬挂着金字牌匾,上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馆”,牌匾上面飘扬着五星红旗。看到国旗,真感到全身热血沸腾。啊!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多么可爱啊!如果不是因为使馆对门有日本警察小楼,我真想要欢呼跳跃。
大铁门打开后,我们眼前一片繁忙景象:楼房的后院停放着一辆辆小汽车,使馆工作人员楼上楼下,里里外外,来去匆匆。我不由自主道出:“我以为使馆不会太忙呢!”使馆工作人员介绍说:随着对日工作深入开展,使馆工作十分繁忙,工作人员每天分布到日本各地,及时把了解到的情况汇总使馆,再及时通报给国内,如不及时报告,就是失职,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
我们看到使馆地下的一间间办公室,好奇地还要细看,使馆同志和气地说:“知道就行了。”
楼顶是一大平台,犹如篮球场大小,这里是唯一能供使馆人员散步做操的场所。
使馆同志说:“出国工作任务是艰巨的,绝不是一种享受,有的几年不能回国一次。由于中日友好活动的深入,主动来使馆的日本人越来越多,电报、电话、信件和直接求见等,每天达上百人次,光接待室就增加到8个。
    
报告的题目及内容。赵俊祯:北京市大兴县红星公社星星大队大白楼生产队长王国福“身居长工屋,胸怀全世界,拉革命车永不松套,一直拉到共产主义”。金桂仙:落实党的民族政策,做民族大团结的促进派。于秋云:学习铁人精神,大港大干快上。柴春泽:扎根农村不是目的,目的是破除旧观念,干社会主义大农业。
                          
1975年4月3日下午
    
今天下午,日本三木内阁官房长官井出一太郎在官邸会见中国访日青年代表团。我国驻日本大使馆李参赞、一等秘书程志迈等参加会见。
会见前,代表团小范围内分析中日缔结和平友好条约谈判形势。自年初以来陈楚大使和日本政府东乡次官进行了两次谈判,因“反霸”问题陷入僵局。中方主张条约中必须写明“反霸”条款,日方主张中方让步。要不要让步,已成为谈判焦点。3月27日,陈永贵副总理出访途经日本东京,陈楚大使在飞机场请示副总理,副总理态度十分坚定地说:“坚决不能让。”这是传达的最高指示。因此,代表团商定要通过接触官房长官,促进井出一太郎为缔结写有反霸条款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努力。
日中友协(正统)的朋友告诉代表团:井出一太郎刚好过生日,代表团便准备了一幅精致的竹帘画送他。初见面时,井出一太郎脸上并无笑容,当代表团将竹帘画展示后送他表示祝福时,他立刻显得十分高兴,称颂起中国的文化。我驻日使馆李参赞讲:“年初陈大使与东乡次官已就‘和约’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和平友好条约的缔结于两国都是有益的。”当李参赞说“请先生为早日签订写有反霸条款的中日友好条约出一把力”时,井出一太郎说,“双方共同努力吧,共同努力吧”,便避开反霸问题,询问起中国访日青年代表团在日本过得如何。按惯例,井出一太郎与中国访日青年代表团合影,结束会见。
                          
1975年4月4日下午
中国访日青年代表团于今天东京时间15点15分登机,北京时间15点10分到日本大阪停50分钟后,登机抵上海。晚饭后,回到北京继续住中联部18所。中联部领导到机场迎接代表团。
昨天下午以来十分紧张,需补写日记如下:
4月3日下午,中国访日青年代表团同日本青年团协议会中央本部干部座谈3小时。
日方:通过接触,对中国青年团有了更多了解,我们计划年内组团去中国访问。
我方:十分感谢日本朋友的热情接待,希望就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中写上反霸条款问题上共同努力。欢迎更多的日本青年访问中国。
座谈会后,日中友协(正统)记者采访金桂仙和团长梁秀珍。荣泳霖、柴春泽也参加了此次采访。
晚上,代表团准备行装。曹立国、柴春泽负责将日方赠送的所有礼品送我驻日大使馆。
4月4日中午,中国访日青年代表团参加日本青年团协议会在新大谷饭店举行的欢送宴会。下午,在机场举行比欢迎会更为隆重的欢送中国访日青年代表团大会。我驻日本大使馆的同志和日中友协(正统)、华侨总会、朝联及日本各大团体负责人到机场送行。(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额亦都跟我正面主攻
勇者赏、退者罚
杀上城去,谁能活捉尼堪外兰
我努尔哈赤给他衣裳、给他阿哈、给他田!”
努尔哈赤的胸中像燃烧起熊熊烈火
恨不得一下抓住尼堪外兰将他碎尸万段
一队轻骑旋风般向图伦城刮去
建州大地从此掀起了万丈波澜
 
图伦城的城墙虽然不算太高
但由于得到情报在先
垒石加固,也颇显几分岿然
何况又增加了些士兵,昼夜巡看
尼堪外兰环视一周
撇着大嘴,呲着黄牙,三角眼乱转
努尔哈赤,算他妈老几
不来归顺我图伦也就罢了
还鼓动其他城主与我叫板
这建州主,早晚非我莫属,动我就是动天
你敢虎口拔牙,小样儿的
看我怎么一个一个地归拢你们
到那时,我再叫你们看看
什么是马王爷三只眼
尼堪外兰这走走,那转转
抬头看看天色已晚
扔下一句,“你们好好守着
都他妈给我掌点眼!”
说完,骑马回了府邸后院
夜半,忽然一阵雷声由远而近
在图伦城的上空炸响
震得房梁乱颤
尼堪外兰开被子腾的坐起
雪白的小妾被晾在一边
可雷声过后,再无动静
尼堪外兰思忖再三
怎么想怎么都心中没底
“不行,三十六计,走为上
这里实在不他妈的安全。”
想到这,尼堪外兰边套衣服边喊
“快,快穿衣服,去甲版!”
 
(159期)五月,是草长莺飞的季节
五月,已是一片山花烂漫
图伦城下,一匹铁灰马佩着雕鞍
马上端坐着努尔哈赤
见所有将士已经就位
努尔哈赤神态威严,发出攻城命令
这图伦城的兵好像经过枪林弹雨
尽管城上城下万箭齐发,如飞蝗一般
图伦兵望着城下的百十来人嘲笑着
就这几十号人还想攻我图伦城
真是吞了熊心吃了豹子胆了
咱们城主该吃、该睡,把心放宽
说话间,城下又飞上一阵弩箭
顿时有十几个图伦兵仰面朝天
努尔哈赤的兵从图伦城两侧
发出怪叫,齐声呐喊
这守城的是什么队伍啊
一些胆小的听喊杀声吓的两腿发软
更有的看见血光就浑身打颤
当然,也有不怕死的莽汉
他们朝城下箭弩石雨点般泻下
竟让努尔哈赤的士兵一时靠不了近前
额亦都用盾牌遮挡向前猛冲
几步窜到一棵老榆树的后面
额亦都摘下自己那张硬弓
连发三箭,将城上三个硬汉接连射翻
趁城上惊愕之际
额亦都和舒尔哈齐各率本部士兵冒死爬上城垣
与图伦守城的兵展开了肉搏战
左翼的士兵趁混乱
一声呐喊终于也踏上了城头
这边,额亦都大刀飞舞,如同切瓜砍菜
一时血肉横飞
一时脑浆迸溅
从左翼攻上城来的噶哈善
与图伦兵杀作一团
此时,城门也已被撞开
双方又拼起了巷战
建州兵愈杀愈勇
图伦兵哭爹喊娘抱头鼠窜
额亦都挥刀高喊
“都督有令,不可放走尼堪外兰!”
“活捉尼堪外兰!”
霎时城内外喊声震天
图伦兵见大势已去,更无心恋战
少数人趁混乱绝尘而去
大部人马将白旗举到头前
建州兵搜遍了图伦城的每一个角落
唯独不见尼堪外兰和他的家眷
努尔哈赤站在尼堪外兰的府前
依然命令:“继续搜,就是挖地三尺
也要给我抓住尼堪外兰!”
城内的硝烟渐渐散去
俘虏、财物、牛羊,在逐样清点
负责抓捕尼堪外兰的几路人马却都空手而回
这让努尔哈赤更加烦躁不安
他怎么也弄不明白
这图伦城被围成铁桶一样
难道尼堪外兰入了地、升了天
此时,安费扬古将一名阿哈
带到努尔哈赤面前
“有人说,这个家伙是尼堪外兰的亲兵
他应该知道老贼是入了地还是他妈的升了天!”
“你说,尼堪外兰现在何处?”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声音威严
“回大人,昨半夜他
他就带着夫人走了。”(待续)
 
                                                   
 
                                  

电话:13704765925 邮箱:912769722@qq.com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柴春泽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赤峰峰之泰商贸有限公司 0476-5881999 蒙ICP备080003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