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春泽国际联盟网站 赤峰新港京华网络联盟 赤峰远程教育网 中国知青村 天津知青交流平台 春泽学习网 玉田皋网站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赤峰召庙旅游网
知青文学(190)

综合资讯  加入时间:2019/6/18 8:43:03     点击:160
 

                               陈国华

            ——愿为知青晚年生活添姿添彩

                作者:红山秀石(内蒙古)

陈国华本身也是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也需要关怀和呵护,然而,她却把全部精力和心血投放在更需要关爱和呵护的知青等弱势群体上。据不完全统计,陈国华从她微薄的退休金中,口挪肚攒省下来的钱,无私资助素不相识的人已达三万余元。

陈国华,出生在赤峰市区一个普通干部家庭,良好的家庭教育,使其从小就在心中留下关心帮助他人、助人为乐的良好教养印记。1970年9月,进入原赤峰市第一小学读书,在校期间团结帮助同学,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常受到学校和老师的表奖。

1975年9月,陈国华步入原赤峰市第八中学进行中学时段的学习。在校期间,正值校园到处反回潮,教师不敢教,学生不愿学。陈国华排除干扰,认真学习文化课程,丰富自己的文化知识,同时积极团结同学、帮助他人,协助老师为同学排忧解难。她尊师爱校、热爱集体荣誉,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称赞,也受到学校领导的重视,多次受到表彰和奖励。1977年“五.四”前夕,在同届学生中,第一个加入共青团组织。

七十年代未,陈国华中学毕业,搭上了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未班车,来到了位于六大份村的原赤峰市革委会农场务农。下乡期间,在知青点她是出勤率最高的人。她不怕苦、不怕累,跟男知青们抢脏活累活干,对于不懂的农活她虚心向农民求教,硬是把自己从一个文静的闺秀练成一个农场人人知道的铁姑娘。她积极肯干和不怕苦累并认真负责的精神,受到农场领导和全场农友的一致好评,多次受到表奖。 1982年初,被农场领导安排做保管员工作。

1982年10月份,陈国华被招工到原赤峰麻袋厂工作,做了一名普通纺织挡车学徒工。由于她刻苦努力,勤奋好学,每天早来晚走,认真向老师傅求教,不断充实自己的技能,入厂不久便熟练掌握挡车编织技术并独立上岗操控机器。在厂内,她不仅自己勤学苦练,掌握操控技术,还热情帮助其他姐妹熟练操控编织技术,受到姐妹们的推崇和厂领导的认可。从1984年到1987年连续4年被评为厂先进工作者。

1985年,陈国华经人介绍,与原解放军基建工程兵某部彝族小伙纳德凯相识。纳德凯家住云南楚雄,是个老实厚道、刚毅稳健又充满爱心的人。因部队在大裁军时撤编而转业到首钢工作,二人于1986年举行婚礼。

1988年10月,陈国华因生活和工作需要,随夫调入首钢公司工作,成为大型央企的一名天车司机。天车司机是对时间和技术要求都比较严格的工种,每天班前必须提前半小时到岗,做班前的工作准备,并且对耐力和细心稳健度要求都比较高。陈国华一切从零开始,认真学习工种技术,每天早出晚归,把工作安排的井然有序,不断的掌握和充实自己的技术能力。

在一年后,参加首钢每年一度的技术工种大练兵比赛中,连续多年夺魁(每次均有同工种60多人参赛),另人刮目相看,被首钢公司连续多年授为“技术能手”和“生产技术标兵”称号。2004年首钢公司部分生产车间(分厂)搬迁至河北省唐山迁安。2007年陈国华也因重体力工种达到规定退休年龄,但她的技术水平在首钢公司无人超越,因而被首钢公司强留返聘随厂搬至迁安。

1991年夏季,首钢公司员工韩某某产后大失血,医院血源紧张,随去人员血型难以匹配,病人危机。当陈国华得知自己血型与病人血型相吻合时,毫不犹豫为韩某某输血达800cc,输血后病人转安自己却昏迷多日。当时《首钢日报》《北京日报》《中国青年报》等对此事都进行了专题报道。在记者采访问及陈国华当时的感受时,她认真的告诉记者:“救助他人永不后悔”。当年被首钢公司授予“先进工作者”和“优秀工会会员”称号。

多年满负菏工作使她养成了闲不住的性格。在随分厂搬迁河北迁安后,她每天保质保量的完成厂内工作后,就到所在的首钢迁安家属生活社区帮忙做义工,并拒绝社区为她发放做义工的补贴。此间她向社区党组织提出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申请,也得到了社区党组织的认可(后因回赤峰照顾患病父母,使申请入党事宜中断)。

2012年,因父母患病,陈国华和丈夫纳德凯离开工作近25年的首钢公司和丰厚的回聘收入,义无反顾回到赤峰侍奉病患在床的父母。义妻二人每天不到5点就起床,分别为父母更换纸巾、擦脸、按摩身体,还要随时将老人抱到轮椅上帮助解手排泄。她们对父母的饮食更是照顾的无微不至,每天都调样为父母做爱吃的饭糊糊,喂完还要拍打疏背,防止食物淤积。每天都给老人刮些水果沫配合牛奶,以保证老人的身体营养所需。

2017年送走了老父亲后,她们夫妇更是全身心的照顾老母亲。为了老人舒服些,不生褥疮,每天晚上陈国华都要用温水仔细给母亲全身上下擦侍一遍,衣服也是一天一换,始终让老人干干净净,屋内随时打扫清理,没有丝毫异味。老人年纪大经常便秘,每次陈国华都是用手帮助抠出。老人常年卧床,已不能说话,陈国华向哄小孩一样,每天坚持陪母亲唠嗑,讲周围发生的故事。《红山晚报》记者曾对陈国华夫妇精心照顾病瘫在床母亲7年的事迹进行专题采访报道,陈国华当时对记者说:“我就想让母亲舒服一些”。知青网站联盟对她们夫妇二人尊老敬老行为给予高度评价,曾两次颁发牌匾予以表奖。(得知前几日陈国华母亲高龄仙逝,向老人家致哀,并向陈国华及家人表示慰问。

2016年初,陈国华进入国际知青村柴春泽网站联盟,成为一名公益活动志愿者,这些年,她一有空闲时间就扑在公益事业上。通过几年的公益志愿活动和爱心奉献,受到大家的尊重,她成为国际知青村网站联盟的副总裁。

现在只要一有时间,就带着演出队伍去农村、去敬老院和老年公寓、去社会福利院和儿童福利院、去军转光荣院和安定医院等做公益演出,慰问那些老英雄、孤寡残疾人员和失聪儿童,为他(她)们送去实用礼物,有时还为当月过生日的老人儿童购买生日蛋糕。

由于知青网站联盟是公益组织,没有资金收益和活动经费,很多活动都是陈国华自掏腰包购买,做爱心奉献。

在庆“5.1”、庆“7.1”、庆“10.1”和纪念“12.26”毛泽东主席诞辰纪念日暨迎新年等大型文艺演出活动中,她都是亲自联系演出场地,自掏腰包制作和购买演出用具及宣传物品。

特别是参加玉田皋“稻花香文化旅游节”活动和去天津参加“知青智慧康养”活动,都是陈国华个人出资,租用大巴车率队前往参加庆祝活动。

2018年未,国际知青村网站联盟经翁牛特旗乌敦套海红山湖旅游开发和玉田皋大米产业联合党委批准建立知青党支部,陈国华第一个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并向知青党支部成员表明自己要求加入党组织的决心和志愿。

今年知青网站联盟成立了直属艺术团队,作为国际知青村网站联盟的副总裁 和中国知青网赤峰联络站站长的陈国华 ,更是把全部精力投入其中。从组织策划到指导编排,一丝不苟,还在空闲时间为知青网站创作了歌曲《知青网站之歌》,在知青中广为传唱。

当有人问及陈国华 : 你每天这样辛苦,这样付出,且没有任何回报,你认为值吗?陈国华毫不犹豫的答到 : “用自已的辛苦付出,给他人带来欢乐,值得。在家有丈夫的坚定支持,在网站有同事的共同努力,我高兴,我不后悔”。

陈国华出生于平凡的年代、平凡的家庭做着平凡却有意义的每一件事都被人们记在心里,交口称赞。
 
 
                                           辽宁锦州剪纸亮相中国非遗广州展
                                                                 作者:林江(辽宁.锦州文化)
“非遗保护,中国实践”,6月8至10日,由文化和旅游部、广东省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2019“文化和自然遗产日”非遗宣传展示全国主会场展示体验活动在广州盛装举行。

来自全国各省(区、市)40项中国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名册)项目首次在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集中呈现。本次活动分为 “天籁之音” “天工匠心” “天人合一” 三大板块,通过图片、文字、视频相结合的方式,展示40项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遗名录名册项目保护成果和生动实践。
“天工匠心”板块内容涵盖了桑蚕织绣、活字印刷、宣纸技艺、书法、篆刻、剪纸、皮影等十余项中国传统项目, 它的主要内容是传统手工艺,通过传承人与观众的交流互动,体现出非遗作为不可触摸的无形文化财富,通过“人”作为媒介进行传承的特性,以传承人现场的活态展示为主要展览形式,让公众眼见、耳闻,近距离体验“大工匠心”精神,主要体现了非遗与“人”的关系。
“中国剪纸”汇聚了河北、山西、辽宁、吉林、江苏、浙江等地的参展项目,而展区入口就是立体镂空、皓月花开设计,前景为医巫闾山满族剪纸最具特色的植物图腾“柳树妈妈”和养育万物的女神“嬷嬷人”,中景为中国民间剪纸《医巫闾山卷》和《医巫闾山满族剪纸图录》书籍、两侧为剪纸文创产品,整体格调亮丽新颖、不断吸引过往人群驻足观看、拍照留念。
在医巫闾山满族剪纸展示互动区,代表性传承人蔺心宇仅用手中的一把剪刀,一幅幅灵动的剪纸作品就绚丽呈现。在展示的过程中还要不停的向现场围观的人员做各种详细的介绍和说明。面对央视网的直播和央视国际的外国记者,蔺心宇淡定自若,耐心的讲解医巫闾山满族剪纸的历史沿革、传承保护、发展创新,尽最大的努力向社会各界推介这项锦州独有的非遗特色。
活动中,文化和旅游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李金早与主承办部门相关领导亲临展示现场,他表示,近年来,我国非遗保护法律法规体系、名录制度、分类保护政策、传承能力建设、国际交流与合作等各项工作持续推进,逐渐探索出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非遗保护之路。非遗传承发展环境得到明显改善,丰富多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中华文化的百花园中竞相绽放,形成一派“万类霜天竞自由”的景象。
医巫闾山满族剪纸从布展到展示,得到了辽宁省文化和旅游厅的大力支持,副厅长许红英多次亲临现场,协调相关部门和人员保障宣传与展示活动顺利进行。
总策展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孙东宁也多次到访,对布展和展示给予了相关合理化意见和帮助。
医巫闾山满族剪纸是以表现满族原始的萨满文化以及表现满族风俗为主要内容的剪纸形式,其蕴含的民俗文化信息已经成为研究历史上中国北方各民族与汉民族文化融合的过程与形态的珍贵史料。
2004年医巫闾山满族剪纸首次走出大山,在北京民俗博物馆展出。2006年入选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0年锦州市的医巫闾山满族剪纸成功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蕴含着中华民族特有的精神追求、思维方式和文化共识。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不仅仅是国家和民族发展的需要,更是国际社会文明对话和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
本次活动通过展览、展示、展演和体验的形式,运用听觉、心觉、嗅觉、视觉、触觉五觉全美的理念,集中表达中国人对美好生活的感受,全面展示相关项目保护成果,总结探讨中国非遗保护工作经验,展现中国非遗传承发展的生动实践。
这是首次向公众展示了中国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和保护上的累累硕果,完美展现出我国非遗保护事业前景万象更新的大好局面。
另悉,辽宁抚顺胜利矿中学68届赴锦州插队且奉献于推广锦州医巫闾剪纸文化的知青杨金会曾作为锦州非遗保护负责人,组织领导了医巫闾山满族剪纸的普查申报工作并编辑多部推广剪纸艺术的书籍。

 

                                                            桃红柳绿,校园依旧

                                               作者:郭凤祥 荐者:吉祥如意(黑龙江)

 

(郭凤祥黑龙江人,60后,爱好文学,愿以手写心,圆文学梦想。)

 

 

五一节刚过,学生陆续返校,沉寂了几天的校园又恢复了生机。各色的花朵开满了校园,桃红柳绿,芬芳四溢,人影攒动,花枝摇曳,春归校园,洋溢着一片温馨和欢乐。


 

垂杨柳下,一对男女手扯着手,肩并着肩,亲昵的样子令人羡慕。出于职业的习惯,我已经断定这是中学生早恋,但我还是不忍心打搅,并从内心里原谅了他/她们。青春多美好,年轻人所犯的错误连上帝都会饶恕。毕竟还是孩子,少女怀春,男子钟情,乃人之常情,天经地义。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40年前的光景。那时我正读高中,文科班里一少部分男生,一大部分女生。已经有好几对搞对象的了,老师也懒得管,管业管不住。我们那时属于林业子弟,也就是说考大学会分配一份坐办公室的工作,考不上大学也会分配到有铁饭碗的工作。考上也好,考不上也好,反正日后都会有工作,有饭吃,不像今天这样找份工作那么难。高考那年,班里转来一位女生。她的语文成绩是班级第一好的,尤其作文几乎是年级组里的佼佼者。她个头不高,黑黝黝的皮肤衬托出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两条短辫子更显出她的干练。印象中,她是一个倔强严厉的人,男女生几乎没有人敢招惹她,大家都怕她的大嗓门高音喇叭。有一次,因为不知是哪几个男生在前排疯闹把她的椅子碰倒了,惹了她一阵痛斥:“臭不要脸!是谁不长眼睛,把凳子碰倒了?愿意闹滚回家闹去!”从此以后,班级里的男生背地里给他起了个绰号“小丽孩”。“小丽孩”其实是“小厉害”的谐音。能够起出这个名字也亏了只有文科班的老夫子们能够做得出。小厉害确实厉害,她不光学习好,家庭条件也优越,父母都是公职人员,据说她的父亲还是什么局的局长。我虽然比较老实,但是也有个爱动的毛病。一到下课,不是去翻单双杠,就是去练空翻和鲤鱼打挺。那时正是电影《霍元甲》热播和全民练武热的年代。年少的我身体素质好,灵巧有力,单双杠能玩出花样,后背单杠用两个胳膊夹着杠子可以连转几十圈,脚尖钩住单杠,可以大头朝下,又可以收腹回手抓住单杠。鲤鱼打挺虽然是跟电影里学来的,但完全是自悟;空翻简直就是家常便饭,走走道就会情不自禁地翻几下,惹得路人直叫“妈呀,太厉害了”。下课的时候,一边走着一边做扩胸运动,这应该是习惯成自然了。有一次,刚下课,冷不丁地一个扩胸,右手一下子砸在一团棉花上。那棉花很有弹性,弹回的手背像触了电一样。我知道自己惹祸了,惹大祸了。这可怎么得了!临近高考的我,光天化日之下,往女同学的身上乱触乱碰,尤其是那个神秘地带,那可是禁区呀!我甚至想到了我的名声和我的理想前途即将化为泡影……我想回身道歉,又担心说破了无法收拾残局,不道歉又失之于道理。正待迟疑之际,却发现她神情自若,昂首挺胸地从我身边走过去,一副如无其事的样子。我开始惴惴不安,万一她当时不声张,过后去找老师或家长告发我也照样会治罪的。然而,经过几天的惴惴不安之后,我渐渐习惯了这种整日提着心眼过的日子,甚至忍不住偷偷地朝她的那个方向望上几眼,然后回过神来在心里涌出一种甜蜜。这种甜蜜,给了我无穷的动力,它也成为我时至今日的珍藏。哪个少男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少男少女情窦初开的时候,心里都会满满地藏着这样一个人,她或者是白富美,他或是丑小鸭,她或是歌唱得好听的小        

不点,也或是写字很漂亮的同桌,那个一笑俩酒窝的红脸蛋儿,那个蹦蹦跳跳的小帅哥……青春年少,天真无邪,

留下无数个割舍不下的梦。或许,你可以忘记他的容颜,忘记他的声音,忘记他曾经许下的山盟海誓,但是你想他时唯一的感觉,就是那种美好与温馨。每个人的心中都曾怀揣这样的少年梦,它常常躲藏于心灵的某一个角落,静待岁月的清洗磨砺,虽时光老去,那份初恋情节却历久弥坚,如精美的花朵常开不谢。有一种力量驱使我向刚才的那对少年走去,我想对他们讲一个我所经历的故事。

                                                

                                                 父亲的烟笸箩

                                                 作者:刘明礼

(刘明礼,退役上校。从1984年开始,先后在《人民日报》《新华每日电讯》《解放军报》《中国文化报》《中国老年报》《中国体育报》《中国教育报》《中国政协报》《中国审计报》《羊城晚报》《南方周末》《北京日报》《天津日报》《江西日报》《河北日报》《安徽日报》《湖南日报》《陕西日报》《新疆日报》《思维与智慧》《老人世界》《燕赵都市报》《广州日报》等百余家报刊发表小说、散文、随笔、诗歌等文学作品3000余篇,多次在全国性征文比赛中获奖。星梦文摘原创发布,转载请联系授权。)

父亲有个烟笸箩,很简单,也很普通。不知道是杨木还是柳木的,反正就是一般的材质,有一拳头深,20公分大小,方方正正。做工倒也考究,全部用榫卯连接,没有一个钉子。看得出来,当初请人做时,父亲是极其认真的。

用得时间久了,已看不出烟笸箩最初的颜色。从我记事起,它就是黑乎乎的,甚至被摩挲得发亮。父亲把它当成一件宝贝,在家的时候会随手带在身边。挑满水瓮或起完猪圈,父亲头一件事就是找烟笸箩,一边裹烟一边说:“抽锅烟解解乏。”吃完饭一撂碗,紧接着也是抓烟笸箩。在他看来,“饭后一根烟,快活胜神仙。”父亲还在村边开了一块荒地,每年专门种上几垄大叶,留着自己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文化生活单调,家里没有电视机,街上没有广场舞,也没有人打麻将斗地主。闲的时候,人们除了听听收音机,就是到说得来的人家去串门。我父亲是校长,识文断字,也算是见多识广;母亲为人和善,通情达理,很多乡亲愿意到我家来串门聊天。往往吃过晚饭,刚收拾停当,就听到我家大门吱吜一响,接着院子里传来不急不缓的脚步声。“吃了没?” 来人算是打了招呼。父亲赶忙说:“吃啦,快进屋。”话音未落,来人已掀开了里屋的门帘。没有多余的客套,来人一屁股坐在坐柜上。父亲伸手从炕上拿过烟笸箩,放到客人跟前:“来,尝尝,今年的新大叶。”客人端起烟笸箩,并不急着裹烟,而是凑到泡子灯前,左端详右端详,连说:“瞅着就不错,焦黄焦黄的。”再放鼻子下闻闻:“嗯,好烟,好烟。”然后撕下一条烟纸,慢条斯理地卷起大炮,山南海北聊开了家常。邻里之间,夫妻妯娌,难免闹个矛盾。说着说着,就扯出了事。张家说李家的不是,媳妇话婆婆的短长,父亲就在那静静地听。等有了自己的判断,父亲伸手拉过烟笸箩,不慌不忙卷上一根烟,点着了,深吸一口,吐出个烟圈,便打开了话匣子。明推暗断,有理有据,把个难断的家务事给说得丝丝入理。再亲手卷根烟给对方递上,不知不觉便让对方平息了情绪。要说这话是开心的钥匙,父亲的烟笸箩就成了装钥匙的匣子。父亲会劝别人,但自己也时常会有闹心事。但凡父亲守着烟笸箩默不作声一棵接一棵地抽烟,便一定是遇到了难解的疙瘩。有一年春节,我们四五家合伙拼了头猪,准备过年吃,可杀好后却发现是米星猪。一向足智多谋的父亲也傻也眼:吃不能吃,扔了吧又心疼——那时候庄户人家攒俩钱挺难,过年称点猪肉甚至要花掉一年大半的积蓄。有人提议,把猪肉便宜点卖给灌肠的。父亲紧锁着眉头,连抽了几棵烟,然后把烟屁股用鞋底一撵:“挖个深坑把猪埋了,再穷咱也不干缺德的事!”父亲的烟笸箩,能宽心,能解闷,能解愁肠。到耄耋之年,父亲的思维还很清楚,在村里德高望众,村里的大事小情,村干部常会来听听他的主意,老人们也愿意来和他坐会。父亲前些年把烟戒了,但烟笸箩一直舍不得丢,只是把烟丝换成了烟卷。在他看来,这烟笸箩便是话匣子,是智慧匣子,也是情谊匣子。烟笸箩记载着父亲的时光,而时光也终将铭记着父亲。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4年7月12日
 
天津联合采访考察团于昨天回到赤峰,即将圆满结束在赤峰的采访,今天要返回天津。大连知青、赤峰圣宝城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姜宝泰从外地回到赤峰后,表示一定要为天津的朋友饯行,并要我和原克旗知青办主任李益民等作陪。
    
姜宝泰,1955年出生于辽宁省大连市,祖籍山东省文登市。早在1975年4月在大连第五十一中学读书时就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7月中学毕业,到内蒙古自治区昭乌达盟(现赤峰市)林西县大营子五一大队插队。担任过大队支书和公社党委副书记。1978年7月,返城回大连。1980年考取辽宁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先后任大连第五建筑工程公司团委书记、分公司经理、公司副总经理。其间又考入吉林大学深造,读研究生,获得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曾被授予大连市优秀共产党员、大连市“十佳青年企业家”、全国全省优秀青年企业家等称号。回城后不忘第二故乡,一直关注和支援赤峰市经济建设。1998年获赤峰市“荣誉市民”殊荣。
    感谢姜宝泰的饯行给了对这次“草原之行”总结交流的机会。
在赤峰圣宝成置业有限公司,姜宝泰热情接待来访的客人,并向朋友们赠送他参编、主编的两本书:《内蒙古知识青年通志》、《昭乌达寻梦》,还有大连知青王冬梅的长篇小说《神圣情感》。宝泰表示,我们大连知青要向天津老大哥学习,继续回报第二家乡。他告诉朋友们,将在赤峰举行“纪念大连知青插队昭盟30年暨3本书首发式”,同时,还要在大连举行“纪念大连知青插队昭盟30周年大会”。
 
饭后,我们到路口送别天津朋友。看着渐渐远去的汽车,我脑海里又浮现出这几日与朋友们朝夕相处的画面,耳边又响起原天津作协党组副书记在克旗阿斯哈图花岗岩石林谈到大自然美景时反复说的那句话:“在整个大自然面前,每一个人都是十分渺小的,这山、这石林,数百年、数千年依然这样。”是的,大自然是永恒的,人生是有限的,几十年转眼即逝,要珍惜时光老人,要多做于社会有益的实事!
 
2004年7月26日,天津《今晚报》(21版)专版以《实践35年铮铮诺言》为题,刊出主任记者赵宝起采写的长篇通讯,介绍了天津知青郑克、周健、于凤兰、李洪禄、翟金柱等人的知青事迹。(待续)
 
 
 
                                                        长篇叙事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第八章  古勒山大捷
 
 
著名的古勒山之战,是女真各部统一战争史的转折点。它打破了九部军事联盟⑴, ,改变了建州女真和海西女真的力量对比,努尔哈赤自此军威大震,远迩慑服。
 
什么叫黑云压城
什么叫泰山崩于前
九月的建州阴云密布
九月的建州雷声不断
费阿拉城里,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
努尔哈赤如坐针毡。
刚刚被击败的四部联军又卷土重来
这次竟纠集了更多的部落
声势将更大
声言要把努尔哈赤的建州一举全歼
三天,努尔哈赤忙于备战部署
三天,努尔哈赤四处巡查
脑袋都没有挨过枕边
他不知道究竟有多少部落联手
他不知道有多少兵力前来进犯
他不知道谁是总指挥
他更不知道这些来犯之敌要走哪条路线
努尔哈赤苦苦思索
焦急与期盼中等回了兀里堪
没等牛录额真⑵喘口气
努尔哈赤一把将他拽到身边
“快说,他们这次有多少人前来进犯
他们能走哪条路线?”
“禀贝勒⑶!”兀里堪擦了把汗
“这次来打建州的共有九个部落
究竟有多少兵力还不清楚
不过,据奴才侦察得知
今日傍晚时分,敌兵已到了浑河南岸
营火密集,多如星繁,烟云缭绕正埋锅造饭
奴才等他们吃完饭,拔营起寨
并确定
别的方向尚未发现敌情,只有这一路敌人
向我扎喀关⑷一线进犯
才急忙赶回报告,请贝勒决断。”
努尔哈赤听完兀里堪的报告
心情似乎有了稍稍的好转
眉头不再紧皱
双眼也似有亮光在闪
“去吧,兀里堪,回去好好睡上一觉
今天晚上你立下了大功一件
本贝勒也累了,也该睡上一觉
天大的事还有明天。”
兀里堪退到门外
努尔哈赤回到西屋在福晋身边倒头便睡
福晋见状,竟有几分不安
“前几日你心神不宁,坐卧不安
人家都要打上门来,你倒酣睡起来
难道你被吓傻,还是另有打算?”
努尔哈赤握着福晋的小手
“我的夫人,你尽可将心放宽
前日因不知来敌情况,故心中无数
今日弄清了他们的进犯路线
一帮乌合之众不足挂齿
我努尔哈赤根本没瞧上眼
睡吧,夫人,明晨祭堂子⑸早点儿吃饭!”
此时,努尔哈赤心里比谁都清楚
他建州面临的将是怎样的一场恶战
论数量,人家遥遥领先
论气势,人家虎视眈眈
论实力,人家兵强马壮
论背景,人家有大明做靠山
如此强敌,犹如黑云在建州上空弥漫
我努尔哈赤岂敢有半点懈怠
一点点的疏忽都会给建州
带来灭顶的灾难
这是一场决定建州命运之战
成败在此一举,努尔哈赤与建州生死攸关
可是我不能有丝毫的惊慌
更不能有半点恐惧与不安
他把方案想了又想
他把建州的兵力算了又算
努尔哈赤默默地凝视着暮色中的群山
这山不是压在他心头上的石头
而是让他更加踏实,更加坚定如磐
因为他有要征服一切的勇气
因为他有要一统江山的信念
他自信,只要指挥得当                                                                             2019.6.15 星期六 知青文学(190)
当血染黄昏的时候
我建州当高奏凯旋
 
 

 

 

 

电话:13704765925 邮箱:912769722@qq.com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柴春泽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赤峰峰之泰商贸有限公司 0476-5881999 蒙ICP备080003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