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春泽国际联盟网站 赤峰新港京华网络联盟 赤峰远程教育网 中国知青村 天津知青交流平台 春泽学习网 玉田皋网站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赤峰召庙旅游网
知青文学(192)

综合资讯  加入时间:2019/6/29 11:40:17     点击:93

知青文学(192)

                   庆祝中国共产党诞辰98周年
  
                    蝶恋花   秋思(外二首)
 
                      作者:暮辞赋(辽宁)
 
                        秋晚枫红青叶少,鸿雁归程,满眼夕阳好。
                        美景黄昏霞万道,赤橙蓝绿天边绕。
                        皎皎晴空星闪耀,云隐云飞,拟把秋思扰。
                        夜尽东方刚破晓,秋冬走过春花笑。

                    蝶恋花 玉带莲峰薄雾锁

                        玉带莲峰薄雾锁。岸柳婆娑,飞絮清风裹。
                        极目长空平野阔,俯身歆嗅花千朵。

                        偶步邻村寻老者。夜话桑麻,锦褥盘膝坐。
                        不忍良宵空放过,芳樽把酒含苞侧。

                        七绝  菊
 
                        千古诗文赞花黄,迎霜沐雨伴重阳。
                        今朝喜看芬芳处,溢彩流光似锦装。
                   
 
                                        (散文)西极之行  库尔勒
  
                                           作者:马大爷(北京)
   
人生,是一次可以选择的旅程,我们无法把控环境和他人,但我们始终都可以把控自己。我选择今天到库尔勒,同经典一起,与一些新奇与美好不期而遇,直激游子的敏感,继续有机妙趣之旅 。
    一大早,卖一次性洗漱用品的列车员就把我吵醒。再一会,各车厢列车员反复高喊:马上到库尔勒了,在此站下车的乘客准备下车!
    库尔勒今天多云,气温负4度至8度。列车于8点45分到站,天已大亮。我第一次踏上这个西部最有前途的风光旖旎的旅游新城,疲惫不堪,却好奇兴奋。
    反正有大把的方向,咱先在火车站右侧入住金凯瑞快捷宾馆再说,然后洗漱、吃早餐,于11点左右步行来到人工开挖的杜娟河畔。远远映入眼帘的《沙漠之魂》的雕像,比我见过的任何人物雕像都高大。但射灯挡住了沙漠之魂四个字,不利拍照纪念。整个雕像没有文字说明,马大爷只能猜测是对1980年6月17日牺牲的原中国科学院助理员彭加木的纪念。雕像前,天鹅中队警察正在向河水中拋撒白皮面饼给天鹅喂食。我也参与其中,把白面饼撕成小块,使劲甩入河中,天鹅纷纷觅食。市园林绿化监察大队的监察人员说,从2017年年底开始,天鹅、野鸭等纷纷从孔雀河飞到杜鹃河水域过冬。我这个时间来此,真赶得巧。
    阳光映照的平静水面,一平方华里的范围内有百余只天鹅或低飞,或嘻戏,或漫游,或鸣叫,还有些野鸭子也混杂其间,引来不少市民围观、照相。天鹅中队工作者介绍,他们每天投放食料两次。我今天正赶上第一次,算咱有眼福。
    我是第一次真正近距离看到如此众多的天鹅,咱就顺着水岸和桥梁走一圈,把天鹅赏个够。边走边看,风景无限。12点20分走到库尉北路的巴州黄冈学校,看到校门口的楹联:“无益身心事莫为,有关家国书常读”。咱湖北的文化幅射到库尔勒了。这楹联,我倒是觉得为我而作,值得品味。
    一河两岸,均有游道可行,亦有桥梁贯通,可供循环。这里还有全国最大的奥运火炬雕塑,有玻璃栈道,有入画小景,沿河岸而布,如一线穿珠。
    我转一圈,原路返回,在一回民餐馆吃午餐后,回宾馆好好补一觉,下午5点出来乘26路公交车,到库尔勒最繁华的金三角步行街逛几条街,逛风土人情,走自己的路,看异乡的故事,一步一步,相信最美的风景始终在自己经过的旅途。
  西域冬天的阳光走的很快,仿佛是,素心女子刚刚梳洗打扮好,未及与心上人碰面,一抬眼,那阳光,就已经急匆匆地斜到了边边。原来,这世间一切轮转都由不得我们去追赶,去嗟叹,亦唯有随缘,方可心安自在。
黄昏,排队花18元买一只全国连锁的董记蒸香鸭,再花4元来一个煮玉米棒,乘车回宾馆,剩热吃到腻。
    一天下来,对库尔勒有了大致印象。库尔勒市(Korla County ),县级市,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首府,成立于1979年9月30日。库尔勒市地处欧亚大陆和新疆腹心地带,塔里木盆地东北边缘,北倚天山支脉库鲁克山和霍拉山,南距“死亡之海”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直线距离仅70公里,是古丝绸之路中道的咽喉之地和西域文化的发源地之一,是南北疆重要的交通枢纽和物资集散地,也是该地区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库尔勒”维吾尔语意为“眺望”,因盛产驰名中外的“库尔勒香梨”,又称“梨城”,是西北五省区第一座“全国文明城市”。
    库尔勒是一座全新的城市,火车站附近旅馆、饭店、商铺云集,价格比和田便宜。公交车四通八达,票价仅1元,方便了来梨城的的人。城市规划有序,功能性强。人工河入市,纵横交错,量大清澈。满街都是汉民和讲汉语的回民、蒙古族人,西北方言占了主导地位,虽然方言各异,好歹都是汉语,基本都能交流。街上很少见到欧罗巴人,鲜有当地人的建筑,没有荷枪实弹的警察,没有繁锁的安检。市区高楼与内地城市无异,各大建筑的屏幕上都是商业内容。这里给我的第一印象,仿佛一夜回到内地。
    今天在问路的时候,遇到一个甘肃的小伙,边走边聊中,说他最近去喀什,走到全是维吾尔人的社区,吓得浑身发毛。我说我才从喀什、和田来库尔勒,他似乎不相信。呵呵,他没看咱的游记,可以理解他。看来,库尔勒真是非欧罗巴人的桃花源。
    这里的人热心、诚信、耿直,买卖中漫天喊价就地还价的事不好使。各店铺买卖较公平,没有内地的过份热情中让你防不胜防。
    但说它是全国文明城市,我有点不服。这里的公厕难找且收费,过街地下通道摆满了地摊,步行街有垃圾车横七竖八,蚊蝇乱飞,公交车晚上9点收班,相当于内地不到晚上7点收班,让普通人出行很不方便。
    库尔勒,天鹅引路带我来见你。你的阳光和灯烛,还有一屋的暖,让我的千山不远,昼夜琳琅。你入我眼。我入你怀,还是你征服了我。
    凡是遥远的地方,对我都有一种诱惑。不是诱惑于美丽,就是诱惑于传说。到了库尔勒,诱惑多多多。
 

 

                                           诗歌因年轮而矫健

 

                                        作者:李有辉(黑龙江)

                                            

                                                      (题目是编者加的)

 

 

前些日子盛兄把他的一部待出版的诗稿《笑翁集》发给了我,让我读后写点东西。说句真话,当时很感意外。我市名家大腕很多,自已不过是文学界一名再普通不过的一名小学生,更何况盛君老兄也是颇具盛名,建树的军旅诗人经再三推托,老兄还是认准一定由我办好这件事。盛情难违,只能勉为其难,尽力而行之。用三个多月仔细拜读盛兄洋洋几百首近体诗词和古风后,从心眼里深感佩服。八十八岁高龄的盛君老先生,七十多年纵横诗海,以顽強的劲头,孜孜不倦的坚持创作。几千首诗散見于中央及地方报刊,并有四本诗集出版。由于盛君在军旅文化事业上的贡献,曾荣获毛泽东思想研究院军旅专题部授与《军旅英模》光荣称号,并被北京中华文化促进会国防文化研究会聘为《红旗飘飘》大型文献特约编委。从盛君这几百首诗词里可以看到一位老党员,老军人博大的爱国情怀。里诗外,老诗人都充满了无限激情。他用手中的笔,用感恩之心用热血讴歌伟大的党和祖国。在隽永而厚重的底蕴中弘扬时代的发展和兴达纵横在美仑美焕的意境时空,用心去描绘小兴安岭的绮丽风光。坚守真善美是老诗人不可逾越的底线,他虽近九十高龄,可精神矍铄,步履稳健,思维敏捷,心态旷达。他脸上永远带着微笑,充满了对生活的信心和希冀。他在诗草耕耘之余又像个老顽童,拿着手机认真地为诗友拍照,还不时地开个小玩笑,活跃一下气氛。

 

他身上有一种不可抗拒的人格魅力,那让人难忘的亲和力随时影响和感染他身边的每位朋友别是他刻苦好学,认真写诗,忠厚为人的长者风范更令人学习和赞许。

盛君老师虽然年高,可写诗的劲儿头不亚于年轻人,有时比他们更努力,更拼命。由于文化底子薄,老诗人认真求教,不耻下问,改了又改,推了再写,直至达到标准,满意为好。


啰啰嗦嗦写了这么多,说实在的我无颜在老先生的诗歌创作上说三道四。他是我市诗词界公认的一座无可比拟的里程碑。他的精神,毅力,为人和诗词创作都是同道者学习的榜样和楷模。他就是伊春市诗歌界的一面旗帜,引领我们在诗海中冲浪前行。


  “苍天对我特开眼,留得老骨恋青山。

   余生再賦清凌志,夕阳朗照不为迟。”

     祝盛君老兄身体康健,福寿绵长!



       

      (李有辉和他的诗歌粉丝们)

 

 

 

 

    军旅诗人的风范

 ——献给一位我敬重的诗人


一位88岁高龄的老诗人

纵横诗海70载,用热血绘写着传奇

他用一位共产党员的忠贞和执着

拉近了工作、生活和诗歌的距离


在枪林弹雨的朝鲜战爭前线

17岁的小战士用诗歌演绎保家卫国的大戏

他用滚烫的血挥写中国军人骄人的胜利

在硝烟中用文字在三千里江山镌铭着军功战绩




建国后在工作之余刻苦的钻习文学知识

用笔弹奏着视觉中闪光与感人的旋律

每当在报章上看到透着油墨香的小诗

变成铅字的姓名更让他开心快乐,笔耕不息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

 



                   柴春泽日记

                作者:柴春泽(天津)

2005年2月1日
今天,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编导李安两次来电话,商定详细日程:本月3日早,到凤凰卫视设在北京的凤凰会馆,有人接站。当日上午,编导前期采访并录制采访过程。下午至5日上午,做正式进入访谈大厅准备。5日下午6至7点“进棚”做节目,有300名左右在京知青等群众参加,主持人陈鲁豫。6日,争取晚车回赤峰。李编导在电话里特别说明:可以带家里一人。另外,还可请在北京的知青一人参加。我告知我女儿柴元元在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四上学,恰逢寒假途经北京回赤峰,可让她参加。李编导表示这样很好。当即又联系上了抚顺知青张百音(曾在上世纪70年代在翁牛特旗下乡插队,现在北京工作),她欣然答应参加,女儿元元更是十分高兴。
 
2005年2月2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人们已经开始“忙年”。朋友们虽然十分关心我去凤凰卫视做节目,但大家都觉得选择临近春节赴京有些过于紧张。其实此时赴京的我,还另有目的。我妻子刘立新下乡时由于劳累坐下了不少病,人们都说“第二代周林频谱仪”对结肠炎有疗效,因此也想借机会去北京为妻子购置。全家数女儿柴元元对这事最感兴趣,她曾学影视制作,又续学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新闻专业,正值实习期。她说凤凰卫视是“世界大台”。我说,你说的是否有点夸张?她说:“爸爸你太不了解凤凰了。”看来元元的确非常想见识一下国际大台凤凰卫视了。女儿几次打电话问我能否按时到北京,担心春节将至,时间安排会出现变化。我想的则是:到凤凰卫视谈什么?怎么谈?因此,先后与上海的叶辛、湖北的刘晓航、南京的任毅、上海的王真智、南京的胡景南、北京的朱昆年等知青朋友通电话与他们交流。
 
2005年2月3日早
    昨晚8点20在赤峰上车,今早6点14分到北京。凤凰卫视《鲁豫有约》安排张先生接站,住北京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张先生说:这几天编导们十分忙,春节前要将节目录制好,正月播放。原计划需到外地录像,因人手紧时间不够用,所以只好代之以凤凰会馆。尽管这样,有些节目还是要推到春节之后制做。按计划,你们几个人的节目必须在春节前做完。到了紫玉饭店,工作人员说:董加耕夫妇已从江苏盐城赶来,也住在这里,在我们们到来之前去八达岭了。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三环航天桥东北侧的紫玉饭店,建于上世纪80年代,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四星级涉外旅游定点饭店。饭店尽显古典庄重,又不失时尚豪华。凤凰的朋友安排做节目的嘉宾住在这里,的确十分便捷。距市中心天安门广场5公里,距西客站3公里,距首都机场25公里,离地铁公主坟站只有两站路程。按约定,我和张百音中午11点左右到北京站会合,接从天津赶来的元元。(待续)
 
    叙事长诗 努尔哈赤
  
    作者:赵冲(深圳)
 
原来,叶赫部的两个贝勒
纳林布禄⑼和卜塞统兵一万
哈达部的猛古索罗贝勒⑽乌拉部的布占泰⑾贝勒
和辉发部的拜音达里⑿贝勒三部合兵一万
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莽古斯明与锡伯、卦勒察等部率兵共一万
三路大军,三万多人马
而建州兵马竟不足一万
一些将士面面相觑
努尔哈赤看出了大家的担忧
用马鞭指着扎喀关大声说
“不要说他来三万,就是来六万
我努尔哈赤决不会心惊胆战
你们看,咱们的扎喀关
挡住了他们多少次凶猛的进攻
如今不还屹立在那里吗
九部联军有什么可怕的
到了建州,他们就是聋子
就是瞎子,要让他们寸步难行
胜败并不取决于兵多、兵少
最好的例子就是三国的赤壁之战
咱们建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他们有什么,人生地不熟,各怀心腹事
见便宜就上,有危险就躲
面和心不和,各自为战
听刚才那个阿哈所言
足见叶赫军心涣散
只要咱们集中兵力,同仇敌忾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奋力作战
一定能将九部联军消灭在古勒山!”
听了努尔哈赤的战前动员
所有的将士都觉得有一腔热血在胸中激荡
众将异口同声
“请都督放心
我等一定冒死作战!”
只是叶赫贝勒的大哥卜塞老奸巨猾
他将队伍带往赫济格城
而攻打赫济格城有可能是他的火力试探
可此城一旦被联军攻破
我的部署也将被全盘打乱
此人在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围扎喀,实则蒙我视线
决不能让他在那里纠缠太久
下晌⒀之前,一定要将他们引进古勒山
想到这,努尔哈赤命令,
“乃虎山坦,你不仅要死守在这里
而且要提高警惕,这些人不按套路出牌
防止联军再来攻山!”
说完,努尔哈赤一抖丝缰
那铁灰马如离弦之箭
众将紧随,大道立时腾起一阵尘烟
努尔哈赤策马来在赫济格城外
远远听见双方人马杀声震天
九部联军果然在轮番冲杀
旌旗乱舞,矢石飞箭
这时,努尔哈赤身后有人请战
“禀贝勒,给我一支人马,我这就下山
杀进联军大营
把纳林布禄的人头提来相见!”
努尔哈赤面沉似水
努尔哈赤又观察半天
他叫过额亦都小声耳语
待额亦都带上二百人悄悄下了山
努尔哈赤掉转马头唤过努尔哈齐
又唤过穆尔哈齐和扈尔汉
“你们按我说的马上去准备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到时听我号令,违令者斩!”(待续)
 
,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MARGIN: 0px; LINE-HEIGHT: 1.5; PADDING-RIGHT: 0px">

创作让自已找到了人生的一种乐趣

创作诗歌的冲动让诗人情醉神迷

用诗歌抒发自已对党和国家的情感

军旅诗人的军人情结让他终生铭记




他直面人生,睿智的洞查大千世界

用激情和爱泼洒新时代风光的大写意

心怀一颗感恩的心,为国为民鼓而呼

在阳光下,热忱地为中国魂赋诗填词


四本已发行的诗集专著令老诗人骄傲

这是他七十年创作精华的成功之履

沁满墨香的文字积淀了诗人厚重的底蕴

诗人在诗歌创作道路上写满了难忘的回忆




耄耋老人至今不减当年的军人本色

非凡的人格魅力不知疲倦地在诗海中挥楫

他不耻下问,诚心的向文友们求教

用近千万字的作品刻划人生的轨迹


他的诗歌被社会广为传颂和认可

"军旅功模"的荣誉收入国家权威的典籍。

被北京《红旗飘飘》大型文献聘为特约编委

精神矍铄的军旅诗人在诗海中欢歌展

他有时就像个孩子

脸上永远充满了笑容步伐稳健

每天都开心地和大自然博弈

快乐地享受生命,拥抱明媚的阳光

用老顽童的奇思妙想向社会献上更美的诗句

您就是我辈中一面耀眼的旗帜

耋之年的老诗人情满大山缠绵飘逸

他亲和的情感和爱在诗歌中流淌

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他诗的意境中更加旖旎

(作者简介:李有辉,笔名:晓辉。黑龙江省诗歌学会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理事,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常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多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