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春泽国际联盟网站 柴春泽联盟二号网站 赤峰远程教育网 中国知青村 天津知青交流平台 赤峰电大校友网 玉田皋网站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赤峰召庙旅游网
农村基层政权一瞥

知青人物  加入时间:2010/3/5 15:00:15     点击:1005


农村基层政权一瞥
 2010-03-05 11:02:31   作者:寒江钓雪   来源:   点击:51   评论:0条
 【字号:大 中 小】 评分等级:无提起农村基层政权的发展与变迁,不能不说起“税费改革”。这样的一句话总是被一再提及:“生之者寡,食之者众”。这是针对了现在农村乡镇政府机构近乎极端的诟病。再极端的还有人甚至提出了裁撤的主张。哪么,农村基层政权是否已无存在的必要了吗?
我们不妨将思绪拉回到几十年前。在上世纪的三、四十年代,由于农村存在的地主阶级剥削势力,更由于日本帝国主义的武装侵略,当时的中国农民实质上是受着双重的压迫与欺诈。他们不但挣扎在贫困线上,同时也还挣扎在生死线上。这时,毛泽东同志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人,以各种方式深入到全国的广大乡村,与广大贫苦农民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他们教育群众、发动群众、宣传和组织群众,领导最广大的农村劳苦大众,一边和凶恶的日本帝国主义强盗战斗,一边和剥削压榨自己的地主老财斗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无数的农民大众焕发出了火热的战斗热情,无论是以前的土地革命,抗击侵略者的战争还是解放战争,农民阶级都做出了不朽的巨大贡献。然而在这巨大贡献的背后,当时农村的基层政权无疑发生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一直到后来,建国后的土地改革、互助组、人民公社,这极其重要的作用紧密伴随着中国农村建设的每一个前进步伐。
不能忽视的是,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谁解决了农民问题,意味着谁就解决了中国革命与建设的大问题。从中国革命的初期开始,毛泽东就以其睿智的眼光看准了这一点,并且和他的战友们一直几十年如一日不遗余力地为此奋斗着。
建国后的几十年,农村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农民们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这些成就的取得与农村基层政权的稳固和强大凝聚力是分不开的。
在“改开搞”的后三十年里,随着“承包责任制”推行在农村开始了土地下放,农民们开始在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耕耘、收获,乡镇及村级基层政权的存在似乎相对显得无足轻重了。无论收、种等一切农活再也不用基层干部领导和督促了,为了填饱肚子的现实需要和响应党的“发家致富”政策,农民们安排了自己的劳动活动。但后来出现的现实问题是乡镇机构的冗员越来越多,农民的负担越来越重。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刘尚希在一篇论文中明确发出了这样的反问:“农民负担重是乡镇机构庞大造成的吗”?他认为,多年来,农村基础设施、基础教育、卫生保健、五保户等都是农民自己的事情,解决办法应通过农民自己集资、投资来办理……农民们就不明白了,既然他们通过自身就可以处理好一切问题,那么高高在上的基层政权,还包括政府又该做什么用?
【人民论坛】杂志社联合人民网、腾讯网做过“靠什么支撑中国基层政权”的问卷调查。有6704人参与了投票,这其中有71 0/0的受访者认为当前基层政权“面临诸多问题”,只有1 0/0选择了“十分牢靠”。
关于侵蚀基层政权的四大因素,“腐败现象严重”占7 0/0,“干群关系紧张”占48 0/0,“地方恶势力的侵入”和“基层组织涣散”各占46 0/0。
“你认为当前基层政权的支撑点牢靠吗”?有71 0/0的受访者认为“面临诸多问题,正日趋弱化“;8 0/0的选择“逐渐巩固,但还要解决一些问题”;只有1 0/0选择“十分牢固”;另有4 0/0选择“不好说”。这充分说明,目前公众对于我国基层政权的弱化已经有了切身感受。
中共湖南省委党校哲学部主任覃正爱忧心忡忡地说:“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在我国,基层政权社会控制力的弱化值得引起高度重视了。
“你认为哪些因素正在侵蚀基层政权”?有70 0/0的受访者选择了“腐败现象严重”;48 0/0的选择“干群关系紧张”;并列排在第三位的是“地方恶势力的侵入”和“基层组织涣散”……由此可见,在公众心中,“腐败现象严重”是撼动基层政权的罪魁祸首。
无独有偶,在【人民论坛】2009第24期杂志公布的“未来10年10大挑战”调查报告显示,排在首位的挑战即“腐败问题突破民众承受底线”。由此看来,虽然我党打击腐败的力度在宣传上正逐渐加大,并取得了显著地成绩。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惩治腐败,尤其是在治理基层腐败现象的路上,依然任重而道远。
另外,“干群关系紧张”、“地方恶势力侵入”、“基层组织涣散”、“制度创新不足和政策调整滞后”也都是目前基层政权存在较为明显的问题。
我居住在县城,由于环境关系,朋友圈中农民很多。这些年听他们所讲,乡镇和村一级的历次干部换届任用无不充满了权钱交易。这些通过钱财运作买到官职的任职者,“为人民服务”这个概念早已从他们的心中远去了,而“为人民币服务”才是他们切实考虑的。这时,进入农村基层政权的权力中枢已成为了一种投入,既然避免不了金钱的实际投入,那获得权力后最优先考虑的就是如何尽快收回投资,然后再就是了“利润”的攫取了。
以上所述是不是现今中国基层政权的普遍实际?说实在话,我自然没有走遍中国做广泛深入的调查。但不可否认在许多地方,这种现象反映着中国基层政权的现实状况。掩卷长思,我不禁陷入了深深的忧虑和迷茫。无论我们进行了如何那么的改革实践,无论主流媒介怎样大力宣扬农民的生活已今非昔比,通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发生了巨变……我们不能不正视的是,农村基层政权的潜在危机却在逐渐侵蚀着共和国的肌体。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村人口占着全国人口的绝大多数。如果在这个最广泛的领域,出现了相对的权力真空与政权危机,我们难道不该感到后怕吗?
而中国社科院农村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则认为:“无需过多担心。相反,这正是考虑重新划分国家行政权力与民众自治权力边界的好时机”。听这话我唯有苦笑了。但愿面对这个“好时机”,真正“改革”出台了好办法。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三农中国 http://www.snzg.cn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赤峰知青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赤峰峰之泰商贸有限公司 0476-588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