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春泽国际联盟网站 赤峰新港京华网络联盟 赤峰远程教育网 中国知青村 天津知青交流平台 春泽学习网 玉田皋网站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赤峰召庙旅游网
知青刘光生:1970年我亲历农村“一打三反”运动

政策信息  加入时间:2010/3/6 8:58:17     点击:1276
知青刘光生:1970年我亲历农村“一打三反”运动
2009年12月08日 16:05 凤凰网知青 】 【打印共有评论0

作者近照

作者近照


提起当年的“一打三反”运动,今天的年轻人恐怕已经十分陌生,但对于像我这样上点年岁的人来讲,留下的记忆可以说是刻骨铭心。

一.信号弹,打出一堆谜团

“村里又来工作组了!”--1970年初春一天,我从县城开完会刚回到村里,房东泽安二哥就悄悄告诉我这样一个消息,并特别强调:这次进村的叫“一打三反”工作组。

这次到县城,我是作为下乡青年代表,参加全县学毛著积极分子代表会议的。会上一项重要内容,就是传达中央刚刚下发的《关于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的指示》(1970年1月31日)、《关于反对铺张浪费的通知》(2月5日)和《关于反对贪污盗窃、投机倒把的指示》(2月5日)三个文件,这三个文件精神合在一起,简称就是“一打三反”。没想到三个文件刚传达完,工作组跟着就进村贯彻执行上了。

这次进驻的工作组组长叫李万儒,村里很多人都认识他,听说他原来在我们鲁各庄所在公社当供销社主任,文革开始即被打倒,前不久刚刚解放。一天我去工作组住房通知事情,正好碰到他,他和我聊起这次工作队进驻的意义:珍宝岛事件后,国内外阶级敌人遥相呼应,鲁各庄也不例外。“我们这次来,就是要打断帝修反的腿、打瞎帝修反的眼,要'五红夹一黑'对地富反坏进行专政!”李万儒尽管是解放不久的“走资派”,但谈话那架势好像不把鲁各庄搞个天翻地覆,不抓出几个现行的反革命来绝不罢休。

说来也怪,就在工作组进驻鲁各庄不久,有人反映村子周围有人打信号弹。这是阶级敌人和帝修反联络的信号!--工作组对这件“敌情”高度重视,为抓住这些帝修反的“眼”和“腿”,村里基干民兵全都发了枪,开始昼夜值班巡逻。一天傍晚天刮着西北风,我正在大队部值班,李万儒进来叫大家提高警惕,今天天气这么不好,阶级敌人很可能利用这种天气打信号弹进行联络。站在旁边的大队书记吴彩新认为有道理,于是拉着我各背起一杆破旧的三八大盖枪,悄悄来到村东头一个曾发现过信号弹的东大井地方,我俩在一条地沟里忍着刺骨的寒风趴了大半天,可连个人影都没看见。“信号弹”好象故意和我们捉迷藏,你若等它偏不出现,可无意间却可能碰见:4月4日傍晚,我去大队开会刚出南小街东口,忽然看到百十米远的八队队部寨墙东边窜起一颗十几米高的信号弹,信号弹升空后由蓝变红,瞬间就消失了。我立刻不顾一切追了过去,这时恰巧民兵连长也脚前脚后赶到那里,结果和变魔术一般--现场什么“痕迹”也没留下。

让人想不到的是,开始只是鲁各庄一个村出现信号弹,可是不久周围几个村也都相继发现信号弹,后来“信号弹”范围越闹越大,以至方圆几十里、鲁各庄所在丰润县从南到北很多村庄、公社都说有人打信号弹。记得当时我听到工作组一个内部传达,说此事已惊动了河北省革委会主任李雪峰,当时李雪峰正在北京开会,听到这个消息回到石家庄后刚下火车就指示,一定要彻底查清严厉打击。

信号弹正闹得人心惶惶,村里又出现一个怪现象:几户社员家养的鸡脖子上的毛一夜之间被无声无息剪掉,而且还在剪掉鸡毛部位涂上了红颜色。阶级敌人如此胆大妄为,工作组认定十有八九是村里四类分子干的,于是更加强化了对他们的专政:全体四类分子一律集中到大队劳动,平时不准请病事假,不准离开村庄,家里来亲戚要立刻向大队报告;每个四类分子胸前都别上一块“地主分子某某某”或“坏分